Toffee

微博@一块太妃糖
你不要不开心,我下碗豚骨拉面给你吃啊

恋爱了!

雨打吟耳汤:

林靠在椅背上望着窗外的天,手插在制服裙子的口袋里,长腿闲闲地伸出去,不时晃晃斜斜翘着的椅子。

初秋的晴空被窗架划成一格一格的,只有稀薄的云在缓缓地飘。看了半天连一只飞鸟都没有,怎么也看不出什么。就像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一样,想不出那个奇怪老师到底是什么意思,他想做什么啊,难道还想帮自己打回去吗。

 

林想着就垂下眼睛轻轻笑一下,也不知是笑马场奇怪还是笑会这么想的自己。昨晚说完那句话之后,老师倒没有再做别的奇怪的事,和之前一样给他煮东西吃,又抱出毯子给他睡。只是昨晚是站在一旁看着他睡下的,看他睡下也不走,还问他会不会冷。又变回之前那么啰嗦了。


——以为头发开不出蔷薇03#

 @Toffee 

[博多/马场林]许多小糖豆#4-10

用小糖豆们混一下更,七夕快洛~


#四颗小糖豆

“猫梅”,在中文里是什么意思?

是猫咪和梅花的意思。

猫咪啊……马场笑起来,温柔打趣道,你是按照妈妈的愿望长的吗?

情事后的相拥闲聊,林难得没有对马场不耐烦,而是半正经地说给他听:中文里这叫“潜移默化”,每天被叫这个字,当然会受到影响啊。

那我的名字在中文里是什么意思?

“善治”的话,林心想,是很善良的意思吧。他想得自顾自笑起来,马场搂着他晃一晃,看他笑就追问道,是很好的意思,对吧?

林抬手摸摸他的脸,温柔笑说,中文里“马”有个词语叫马脸,就是脸很大的意思。


#五颗小糖豆

次郎和美咲送来一罐手制果酱。起因...

[博多/马场林]以为头发开不出蔷薇#03

#三好X不良,校园AU/隔的有点久了,前文戳

#B萌请给我们马场林多投投票哦🍧


03.

林靠在椅背上望着窗外的天,手插在制服裙子的口袋里,长腿闲闲地伸出去,不时晃晃斜斜翘着的椅子。

初秋的晴空被窗架划成一格一格的,只有稀薄的云在缓缓地飘。看了半天连一只飞鸟都没有,怎么也看不出什么。就像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一样,想不出那个奇怪老师到底是什么意思,他想做什么啊,难道还想帮自己打回去吗。


林想着就垂下眼睛轻轻笑一下,也不知是笑马场奇怪还是笑会这么想的自己。昨晚说完那句话之后,老师倒没有再做别的奇怪的事,和之前一样给他煮东西吃,又抱出毯子给他睡。只是昨晚是站在一旁看着他睡...

那光是海上远远一艘巨轮驶过吗,迷人呀(/ω\)


雨打吟耳汤:



给媳妇写的海色配的图,背后注意!


在船上啪啪还是第一次呢!(链接戳我 密码linlin


 @Toffee 




[博多/马场林]海色(R18)

#屏蔽补档,直接外链吧

#给 @雨打吟耳汤 的海边蜜月,5k车,吃喝玩乐睡老婆

#B萌请给我们马场林多投投票哦!


请走:海色

备用车:AO3


我的( ๑⃙⃘ᵒ ૩ᵕ๑⃙⃘ )♡

雨打吟耳汤:

自用头像~打个比较花里胡哨的码防止一下-3-见谅

马场实在是太帅了  (。

[博多/马场林]莎士比亚恋爱中

#时间线第三卷,会收录进《堆糖集》,本宣


抵达约定地点时,天色还未完全暗下来。头顶的天空是调得浓稠的蓝,远方的霞云则由余晖描着金边。马场带林在铺好的餐布上坐下,冲源造说道,老爹占了个好地方啊。

但是当然的。

确实是个好地方,他们在河堤处,脚下流淌着环绕博多的小河。河面在晚风中如轻晃的水袖,倒映着远处的天光。此时烟火大会还未开始,即使就这么对着落日喝上一杯,也是不错的。重松已经将带来的好酒拿出摆好,给源造与自己都倒上一杯。

可林不明白他们“年长组”的情致,一个劲儿仰头向人潮与庙会的方向张望。马场便笑笑拒绝了重松的邀请,说我先带小林去逛庙会。

林一听就咕噜站起身来,直等着马场起...

[博多/马场林/卷三]堆糖集

#原著小说的读书笔记,含马场林糖汇总和一些发散的梗,含剧透

#同样将收录进《堆糖集》,本宣


1.开场描写林回事务所就是「回家」哦


2.一回家就被马场老父亲的念——「你跑到哪儿去啦?穿着那么短的裙子,鬼混到早上才回来。该不会是跑去啥奇怪的店玩了呗?」

老父亲OS:林林终于也到了这个年龄了,再也不是我的心肝小宝贝了……

然而,一个经历了夜店打工也未必分得清摸欧派吧、性感吧、哈烧吧的林单纯,内心只有:这家伙好啰嗦……

还有个细节我很喜欢,就是林通宵工作,内容也比较血腥,结果一回到家听到马场的「欢迎回来」瞬间就从之前的紧张状态里出来了。家就是这样的地方呀。


3.棒球老男...

天!!好看得真实流泪!!!把受伤的林林背回家真的好好哦˃̣̣̥᷄⌓˂̣̣̥᷅

雨打吟耳汤:

…我也有把他们打趴下

 @Toffee    

[博多/马场林]以为头发开不出蔷薇#02

#三好X不良,校园AU


02.

林垂下眼向马场走去,依然笑着,经过时把他那份外带早餐拍给他,而后与他擦身而过。

谢啦,老师。


马场看着麻烦学生的背影,笑着摇摇头。原谅他是个高中时代没有玫瑰色只有甲子园的棒球笨蛋,单车不能带人这种事,马场实在没有实感。

他拍拍自己老旧的单车座椅,心想,也是,被老师送去学校这种事很逊吧,对小林这种不良小鬼来说。


到学校后马场并没有向一年级的老师过问林的事,小鬼们有一套自己的社会生存法则,目前的情况还用不到他这个法则之外的老师插手。

他想起林那眼角上吊的猫似的双大眼睛,在那张脏兮兮的小脸上也那么傲慢。真是有够凶巴巴,想必学校里的事他能应付得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