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ffee

微博@一块太妃糖
你不要不开心,我下碗豚骨拉面给你吃啊

[博多/马场林]带人玩棒球前请把规则说清楚

#接动画e4,给林林解释一下什么叫一垒

 

游走手到底要做什么,林完全搞不懂。马场说要接对方打出来的球,于是他基本追着球跑了满场比赛。有时候追错了球,还要被蘑菇头吐槽。都怪马场,说要带他打棒球,规则也不提前讲清楚。

好在最后没有输太惨,不过就算惨败这群人大概依然可以兴高采烈地赛后聚餐吧。像傻子似的。

 

聚餐时林没有发牢骚,回到事务所就不一样了。马场关上门,说,刚才看你没怎么吃啊,不饿吗?

我运动完不习惯马上吃东西。

哈?一般不都是运动完才更饿吗。那现在呢?我给你做拉面吧。

真是的,比赛之前你也不跟我讲清楚规则。林抱怨着,想起自己追着球满场跑的样子就觉得丢脸。

好了好了。马场笑着应了,全然没把他的抱怨放在心上,像对待闹脾气的小孩儿那样哄他道,今天就给你放两块豚肉吧。

都说了我不喜欢太油腻的……

比赛时认真得要死,现在倒是完全不在意了。林跟过去,站在厨房里忙活着的男人身后,用手指一下一下戳马场的腰,不屈不挠地继续说,所以说一垒在哪里啊?还有二垒三垒,什么盗垒的,全垒打又是什么东西?

 

戳一下就算了,他还戳个不停。马场关小火,垂手把在腰间作弄的手指握进手里。他喜欢女装,指甲也修了可爱的弧形,涂不显色的指甲油,在光线下他的指尖就会变作淡淡的玫瑰色。

喂……

马场细细摩挲掌心的手指,那么精致漂亮的手,指腹却覆着薄薄的茧,是常年握匕※首磨出来的。他转过身捏住他的下巴让他抬头,然后低头落一个吻。

并不是杀手躲避不开的速度,只是林太没有戒心了。待在他身边也确实不需要戒心就是了。

沸腾的热水在扑扑作响,林睁大了眼睛,马场笑起来,捏捏手心的手指,说这是一垒。

听了马场的声音,林才乍醒过神来,他抬手想给他一拳,却不知为何用手背挡住了他刚亲过的嘴。

 

林往后退一步,却忘了手指还在人手里,于是马场像是被他牵动了,跟着向前进了一步。像舞者暧昧的手段,在这侦探事务所窄小的厨房里,你进我退,双人探戈。

刚才那个,是二垒。

马场低头欺近,想快了吧,就快要被打了吧。他手指插进他的长发里,撩起金色的发丝,柔顺细软,和这个人平日里丝毫不像。他挡着脸,眼睛垂着也不看他,看不见表情,却藏不住发间泛红的耳尖。马场侧头靠在他耳边,留情地留下一点距离,可开口时唇齿间的气息却仍旧扑进他耳廓里。

林闭紧眼睛,甚至靠近马场那一边的肩膀都在轻轻※颤抖。他的话语夹在湿湿的热气里,说,三垒的话,最好换个地方再告诉你。

 

马场终于被打了,拳风是全然没有的,只不轻不重的一拳。马场也不躲,挨下来,再放开他,向后撤开一点,他对他从来不会逼得太紧。

锅里早就滚了,适合把拉面放进去。林放下挡着的手,露出绯红的脸,仍侧着头并不看他,细不可闻地说,我饿了。

好的好的。

马场摸摸他的头,转身继续刚才的事情。

 

#看到这一幕就觉得,怎么可以问这种问题呢~


#第五集还没看,不知道会不会有出入,嗷嗷嗷飞奔去看

感谢阅读~

评论(6)

热度(29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