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ffee

微博@一块太妃糖
你不要不开心,我下碗豚骨拉面给你吃啊

[博多/马场林]钟鸣之时

#新年就是要一起去拜拜呀


你有和服吗?

干嘛?

林感到奇怪,还是打开衣柜让马场看。马场双手抱臂,难得严肃。他皱眉说,是浴衣啊,这个不行。

 

马场说和服,就得是振袖了。是了,他倒意外的是个传统的人。然而林对和服并不感兴趣,他喜欢轻飘飘又漂亮的现代裙子。年代服饰的话,旗袍也可以,虽然他没有胸,但旗袍能描绘他美好的腰线与长腿。

反正他漂亮,穿什么都美。像正式和服那种把人裹得严严实实,穿起来一层又一层的,实在太费事了。

但是马场说,新年参拜,女孩子都会穿和服。于是林就一层又一层地,穿上了它。

 

他不懂得传统服饰复杂的分类,可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上这件尤为繁复,也尤为华丽。

是马场挑的,这是马场第一次陪他逛街。大气的暗紫色底纹配上永不过时的优雅红白小扇与樱花柄,樱花朵朵皆由密织的金线勾画,端庄如云端美人不可亵玩,华美中又不失少女娇俏——美人若失了情致,岂非也辜负风情。

马场眼光很好,这件确实衬得起林。尤其是金色长发挽起,鬓上坠一枚银线串珠的紫※阳花花簪,更显出他肤脂白净如杏。

 

这和林想象得不一样,他原以为这种曲线全无的衣裳穿起来并不会有趣的。

他由店员打理好,走出来,垂下手,甚至连指尖都被掩得严密。可即使如此,这样待在马场的目光里他却别扭得无法抬头。

他也分不清自己在别扭什么,是因为衣服吗,单因为衣服会觉得这么不好意思吗。

小林。

林闻声抬起眼睛,马场在笑,对他说,很好看。

 

 

前几日才下过一场雪,外面积雪还未化,马场又为他配了御寒的羽织。他自己穿了黑色和服,在他身边像个绅士,躬身为他打开计程车车门。

这不是林第一次有这种感觉。他虽然喜欢女装,却并不喜欢被当成女孩子过分照顾。之前伏在马场背上的时候,他也恍惚觉得他好绅士,自己被他照顾了,却并不讨厌。

从什么时候起觉得这个人乱糟糟和“绅士”全不沾边的呢,大概是从被他背回家,发现他袜子总是脱得东一只西一只开始。

 

计程车停在他们要去参拜的神社前,还有一段石阶要走。林是第一次穿草履,还穿不惯,马场便陪着他慢慢走。

他们一阶阶攀着石阶,神社庭院的面目也一寸寸出现在眼前。庭院中央有参天的树,两侧则被另一种树木环绕。它们叶子落尽了,枯槁的枝丫上堆着细细的落雪。是随处可见的树,林却叫不出名字。他过去的人生太苦,与他无关的事物他从来没有奢侈的精力去关注。林看着它们,突然很想知道它们的名字。

冷吗?

马场问道,林收回目光,摇了摇头,马场倒是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说,果然栎树一到冬天就是这个样子啊,光秃秃的。

林低头不出声地笑一下。很奇怪,仿佛穿上了这件承载含蓄内敛传统之美的衣裳,他的人也跟着矜娇羞怯起来了。鬓边花簪坠着细细的珠串流苏,随着步子一下一下扫在他耳廓上。他原是和那珠串一样白的,现在耳尖染上一点绯,怯怯显出他的心事。

林不应声,马场看完树又去看他,看他耳尖红了,垂着头额发敛了眉眼,却露出一段仿若天真无知的白颈子。

是可以杀死仁和加武士的天真。

马场仰头呼出白气,大和民※族的传统服饰啊,真是太好了。

 

 

林从没在新年参拜过,他所属的国度更重视农历的节日。于是马场就带着他在鸟居前深深鞠躬,再去净手。净过手,马场没有把巾着袋还给他,而是把他碰过冷水的指尖握进掌心里。

 

他们一起摇响垂铃。他再学着马场的样子拜拜、拍手,之后双手合十,就可以闭上眼睛向神明说出愿望了。

许愿这种事,也没怎么做过啊,该事无巨细还是说个大概?林希望新的一年,可以过和从前不同的生活。

不是不再做杀手了,而是去感知一些他从未感知的事物,尝试一些他从未触及的人生。就像…就像打棒球那种,就像遇见马场之后的生活。

 

马场早就许完愿睁开眼了,他的愿望向来简单,今年不过是比往年再多加一句。

明明是他拖着林来的,没想到林居然有那么多话要对神明说。马场无声扬起嘴角,垂眼看着身旁的林,眼神如伴着枝桠的落雪,那么轻那么温柔。

他看着他合掌在身前,虔诚地低下头,却可爱地眉头轻皱,像是在说什么要紧事。马场突然很想知道他愿望,想知道他每一件要紧的事。

 

 

离开时又开始下雪了,马场说地会滑,仍继续牵着他。他还为他拿着巾着袋,小小一枚布袋垂在黑衣里,一点都不符合传统。

许了什么愿望啊?

原来在日本愿望是可以说出来的吗?林不知道,不过马场这么问了,应该就是可以的吧。他们正一阶一阶踩着石阶向下,是他们来时的路。林说,许愿可以试一些新的东西,像是棒球什么的。

新东西?马场听话轻笑一声,说挺有趣的啊,那我也试试你在追的那个偶像剧吧。

林怀疑地看他一眼,真是莫名其妙,明明之前他看的时候马场还说偶像剧和真实的恋爱完全不同来着。可相不相同他哪里知道呢,他过去又没谈过恋爱……

 

脚会痛吗?

马场快他一步走到石阶下,转过身问他,林突然觉得只要他说一句“痛”,即使穿着正式和服,这个人也会弯下※身背他的吧。

身后又响起钟声,与他们来时一样。

其实林并不相信神明,他遭受苦痛时神明不曾垂爱过他。但他此刻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信念,他的愿望会实现。是为他生出了迷※信,当这个人在他身边,就在钟鸣之时。

 

 

#想要马场温柔对待他,希望他们温柔对待彼此

#最新一话林林代替马场前往太甜了,马场赶去救林林太帅了呜呜呜,以及金发好美,我爱金发

 

感谢阅读~

评论(10)

热度(36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