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ffee

微博@一块太妃糖
你不要不开心,我下碗豚骨拉面给你吃啊

[博多/马场林]无知

#梗自e11

 

小百合小姐邀请林前往巴黎,就在一年一度的山笠节。反正这段时间马场肯定是眼里只有节日活动的,林一个人待着也无聊,不如去巴黎和小百合参加时装展——有很多漂亮裙子哦。

马场当然觉得不行了,怎么能让林一个人出远门呢?还是去到地球另一端,他英语又说得磕磕绊绊,法文更是一窍不通。万一小百合没接到人,又或是在巴黎的街道上走散了怎么办?可以担心的事情简直太多了。

马场还未开口,就听到林也在皱着眉拒绝,他讲着电话,说,可是山笠期间那个家伙肯定又要每天喝个烂醉,我不在家他八成连脸都不会洗,滚在地上睡一夜都说不定。

电话那头榎田简直受不了,他勾起嘴角斜斜地笑,打断林的絮叨,说你到底是他老妈还是他老婆,马场先生一个大男人,离了你死不了的。过去他不也过得好好的,你就放心去旅游好了。

林听话一顿,好像一下是找不出可以反驳的地方。他握着手机还想再说些什么,头顶突然一沉,马场不知什么时候走进卧室了。他的掌心盖在林的脑袋上,揉一揉他的头发,说想去就去吧。

林是想去的,衣柜的门开着,行李箱已经打开放在地上了,只是他还没开始收拾就犹豫起来。林抬头去看他,马场又把刚才被自己揉乱的发丝捋顺、捋漂亮,对他说,玩得开心点。

 

林就真的走了。临走前把家里的冰箱塞满,日用品也一一备好。比起马场那些还未发生的担心,林对眼前的事物还操心得多一些。送走了他,马场和其他人一起从机场离开,路上渐渐有人下车,最后他独自回家。

马场倒杯水喝,又拿起遥控器抬手按开电视。声响让屋里显得热闹了一点儿,电视机一打开就是林喜欢的频道,不过时间不对,现在并没有在播偶像剧。

马场觉得林出去玩一趟也挺好的,自他来到博多之后,除了棒球赛他还从没带林出去旅游过。小孩儿哪有不爱玩的呢。

晚饭后马场拿出明天参加节日活动要穿的衣服,是林提前洗好的,有他选的皂角粉的白花味道,棉布上还有被太阳亲吻过的蓬松柔软。

电视机里终于开始播那个偶像剧了,马场拿出手机看了看,小蜘蛛果然还是没有信号,这个时间林应该正在横跨海洋吧。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晕飞机,是在老实睡觉,还是兴奋地像个孩子一样从小格子窗里看外面黑漆漆的云与海。

真想陪他一起去啊。

 

 

林落地后简单倒了个时差,就被小百合带着到处玩去了。马卡龙太甜腻,但冰淇淋都非常好吃,衣服也漂亮得两个人兴奋不已。语言不通造成的困扰完全没有想象中可怕。林按照约定每天都给马场一条平安消息,三两句而已,说说今天的趣事。他们有时差,又有山笠节和时装展,等晚上林回到房间编辑消息,博多那边已经是后半夜了。马场总是第二天早上醒来才会看到。

今天林倒是难得落单了,小百合临时有事,便把他安置在甜品出众的咖啡馆里独自待上两个小时。林算着时差犹豫要不要打电话过去,这个时间马场大概还在喝酒吧。林从沙发后的书架上抽一本书出来,心想还是晚点再打好了。

而且不知道为什么,小百合在的时候他不大好意思给马场打电话,现在她不在,他依然拨不出去。林有些心烦意乱地翻着书,全是他看不懂的鸟语。算起来他们已经三天没有好好说过话了,其实也才三天而已。

 

选了一本很有趣的书呢,美丽的小姐。

是一位穿着干净得体的老先生,炎热的七月里他的衬衫外依然好好系着马甲,见他是亚裔便体贴地用英文与他搭讪。

其实我看不懂。林有些窘迫地回答,用日语。

这不能怪你,是这一页上的语种太多了。

在得到林首肯后,老先生坐进他身旁的沙发里。他的手指按在书页上,用不太标准的日语说与他听——你看这句,是希腊语,“回归”的意思,后面的“Alogs”是指“痛苦”。

哦下面这是西班牙语、葡萄牙语、还有德语,它们都在表达同一个意思。这个词我想你也许认识。

home-sick-ness.林念着他所指的单词,突然觉得这本满是鸟语的书还挺有趣的。

没错,后面这些稍长的句子就是情话了。这句是捷克语,这句则是法语。老先生卷着舌头震动喉头,用这世上最浪漫的语言念情话给他听。

林听不懂,属于东方人如杏的圆眼里闪着可爱又天真的茫然。老先生笑笑又用憋足的日语翻译给他,说这是“我不能承受你不在身边的痛苦”的意思。

林眨眨眼,仿佛那些用不同语言表述的情感就被这一句情话串联起来了。他翻到封面,问道,请问这本书叫什么名字?

《无知》。

 

原来是这样,林的指尖抚摸过这本旧书上那串凸起的烫金字母。这就是“无知”的意思了——无知的痛苦就是你在我所不知道的远方,而我正因为你不在身旁、因为思念你感到心烦意乱。

 

看来漂亮的小姐已经有心上人了,真遗憾啊。

不……林否认道,抬手贴了贴脸,说,抱歉,我并不是漂亮的小姐。

是我该要向神秘的东方美人道歉才对。

老先生离开前为林点了一份甜品,林尝了一口,很甜。巴黎真是一个情话与甜品都甜得过分的地方啊。

 

 

马场没想到这个时间林会打电话过来,下午应该正是他们俩玩得疯的时候。他接起来,听见他的声音通过电子变得与人在身旁时略有不同。

林在问着他有没有回家,要他不要睡在路边否则会被人家杀掉。

我在家里呢,在看你的偶像剧。马场醉醺醺的,本来想说些什么让他放心去玩的,张口却夸张地说道,我本来可以喝更多,但是小林不在我要自己走回家,就没有喝尽兴。

你还想喝多少……不要睡在沙发上对着风扇吹啦,不然明天醒来头要疼了。

你怎么知道我在沙发上睡的,今天早上头真的好疼啊。

你怎么这么没用啊……林皱着眉头笑起来,嘟囔道,那我以前不在的时候你是怎么办的啊。

不记得了。

 

马场真的记不清了。过去他独自度过的那么长那么长的时光如今看来都变得模糊了,曾经历的所有都不如林到来之后的这一年明艳鲜活。

马场将手机贴得近些,说,林,下次挑山笠之外的时间我们一起出去玩吧。

好啊。

 

 

#心疼望着黑黑窗户的留守老人马先生(……)其实不在家也有不在家的好,可以教林林玩phone※sex呀(为什么我最后总是可以拐到床上……一定是因为这对原作里除了拐到床上什么都做过了(bushi


#标题名就是文中提到的米兰昆德拉的《无知》啦,当然书里描写的情感对象主要是故土

感谢阅读~

评论(12)

热度(3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