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ffee

微博@一块太妃糖
你不要不开心,我下碗豚骨拉面给你吃啊

[博多/马场林]多事之秋(上)

#时间线接夏季篇《我思念的城市是黄昏》


01.

马场的发热来得措不及防。人说夏天只有笨蛋才会感冒,林都不知道他是不是专门算着日子生病的,才一入秋这个高大的武士就倒下了。

对此马场倒并不意外,林这样天天晚上抢被子,他中招是迟早的事。

 

病患要卧床休息,连带着也不让林起床,都快中午了,两人还黏黏糊糊在床上。林拿他没辙,总归是自己害的,只好陪他。两人的枕头摞在一起,林半靠在床头,手里拿着游戏机按个不停。那一大只就抱着他的腰脑袋枕在他肚子上,又沉又缠人,正闭着眼哑着嗓子向他诉苦:我的喉咙好痛。

那就不要说话啊。

马场闭嘴了,吸吸鼻子,听起来可怜得很。林垂眼看他一眼,顿了顿,说,鼻涕不准蹭我身上。

这下吸鼻子的声音更大声了,抗议似的,马场喃喃抱怨,你干嘛非要抱被子睡啊。

 

林是夏天才从沙发搬到马场床上,起初同床共枕很美好,相亲相爱的,然而才没多久林就开始抢被子。抢完还翻个身把马场当做一堵墙。

那对不起嘛。林自知理亏,撇嘴跟他讲好话,说,我也不知道自己睡着了会抢被子啊,可能我喜欢抱东西睡吧。

他确实喜欢抱东西睡,马场当然知道,他抬头冲林问道,我那么大个还不够你抱吗?

林脸上一阵红,明知道马场在看他,偏梗着脖子拒绝对视,认真地盯着游戏机屏幕说,就是因为你很大个啊!哪有被子抱起来软……

怎么感觉他像在跟被子吃醋似的……林胡乱说完就把游戏机放到一旁要起身,马场抱着他不让,耍赖道,林林要去哪里啊。

 

哪有这样的,生病的马场变得比之前更幼稚更烦人了,林受不了似的弯身去揉马场的脸,说去厨房看一下火,你再不放开我锅就要煮干了!

 

林离开后卧室安静下来,只有马场张着嘴呼吸的声音,他鼻子完全堵住了,呼吸起来像尾笨拙的金鱼。其实并没有难受到非要卧床的地步,是林太紧张了。林要他躺着,他就听话当个称职的病号。马场怀里空空,脑子也放空,就趴在床上等林回来。

林没一会儿就端着餐盘回到卧室,餐盘里有两只碗、一杯热水和一板药片。马场不用他喊,自己撑起身体靠坐到床头。他看着餐盘,扇动鼻翼,问,是什么啊?

一点都闻不到吗?林说得好笑,看着他那么大一只有气无力靠在床头的样子更是真的笑出来,说,完蛋了,看来你的感冒真的有点严重。

他把餐盘搁在床头柜上,端起一碗递给马场,言简意赅道,快吃,吃完好吃感冒药。

这就是病号餐啊。马场接过,拿勺子搅来搅去。白白的粥面腾着热气,完全熬软的米粒间掺着切得很细的肉和青菜,还有煮成一丝一丝的蛋。

吃这个喉咙没那么痛。

林林变贤惠了,嘿嘿。

是你太没用了才对。林说完顿了顿,像是在忍,又忍不住,复又说,明太子和拉面那种东西平时一直吃就算了,生病期间不可以吃那么咸不知道吗,真是乱来。

 

知道自然是知道的,只不过往前许多日子里并没有人这样照顾生病的他。其实他已经很久不生病了。

马场笑着将林的念叨听下来,说,我开动了。他不用勺子,两手捧着碗在林的注视下吞一大口,哑着嗓子赞叹道,好喝。

 


02.

就不能再拿一床被子出来吗?

适合这个季节盖的只有这一床。

我盖之前那个毯子也可以啊,不会冷的吧。林已经妥协地掀开被单爬上床了,嘴上还是嘀咕。

当然不可以。马场仰面朝上躺着,鼻子堵了让他的发音听起来有些滑稽,林听得笑了。马场说着又把胳膊伸向他些,示意他过来,林便顺着他也躺下,靠过去把他的手臂抱进怀里。那肌肉硬得很,根本没有被子好抱,但他的体温叫人安心。

要是晚上被子又被我抢走,我可不管你。

好的,好的。

林闭上眼,低头拿额头抵上他的肩,轻轻地说,感冒要快点好,笨马场。

嗯,睡吧。

 

抱着别人的手臂睡觉挺傻的,就像晚上会怕黑的小孩子一样。

小时候妹妹就喜欢这样。那时冬天的天黑得太早,出门劳作的妈妈还要许久才会回来,小小的他们没有东西吃也无事可做,只有躲在被子里取暖盼着妈妈回来。那时候妹妹就这样抱着他的手臂,闭着眼将小小的脑袋抵在他肩上,依偎在他身旁。

林只想了一小会儿,回忆还未全部浮现他就很快沉入睡眠。很奇怪的,自从到了马场这里,他总是很快就能睡着。之前在窄小的沙发上也好,后来在他怀里被抱成别扭的姿势也好。

 

睡不着的反倒成了马场。也许是因为呼吸不畅,也许是因为林奇怪的喜好也传染了他,怀里空着就难以入睡。

他侧过头去看身旁的林,看林蜷着身体就靠不上他的肩了,缩得小小的滑进了被子里,那脸蛋也被掩去半张,只露出一双合着的眉眼。初秋月光如缎,正温柔透过窗子落在他眼角眉梢,又放肆铺上他脑后散着的长发。

马场伸出手,手指夹着被单往下轻轻地掀,露出他一张完整的脸来,免得闷着他。林睡得嘴唇微张,歪着头脸紧贴他,搂他的手臂偎在他身旁,乖顺得不像话。

 

马场看得嘴角扬起,他抽※出手臂翻身过去把林搂过来。林蓦地少了手里的东西,在马场怀里扑腾着翻身,又伸手要去抓被子了。马场从背后环着他,把搂他的胳膊给他抱,林就满足地安静下来,枕在他臂弯里睡了。

这个姿势不错,两人的喜好都满足,和谐的同床共枕有利于身心健康。马场不大方便地拉了拉被单,让林的脸露出来,他把下巴搁在他头顶,也闭上了眼睛。

 


03.

林最近不那么沉迷爱情连续剧了,剧里的生活和普通人的生活一点都不一样,有些甚至比自己这个职业杀手的还要跌宕起伏些。而且自从和马场过起日子,再看别人谈恋爱好像也没什么意思。

要说是因为和马场谈恋爱更有意思,林可不会承认,反正算起来马场和连续剧都不如游戏机好玩,都是因为游戏机太好玩了。

 

林的空闲时间多半拿来打游戏,偶尔也研究一下菜谱。感冒期间他断了马场的明太子与拉面,马场的瘾像是也跟着戒了,很容易的,再没有以前少一餐明太子就会死掉的夸张样子。

林也从熬个粥都要一步步对照菜谱,到后来大致看一遍新料理的做法,就能凭感觉做出个不错的成品了。

这间小小的一直被荒废的厨房终于有了该有烟火气,愈发像个像样的家。

马场对林下厨这件事很是捧场,常常夸他,说这就是来自美食之国的强大料理天赋。林听了很开心,心想自己一定是遗传了妈妈。也开心看到马场吃得很香的模样,每次尝试了新的菜品,其实他的期待比马场还要多一些。

 

马场感冒了两周,终于差不多痊愈。道路两旁的叶子变了颜色,天越是凉,街景反倒越是明艳。

林开始挑战高阶一点的料理,他试着给病愈的人煲了个据说很补的汤,小火慢炖,从中午一直炖到现在天色都暗下来。

于是马场一回到家就闻到那汤的香味,狗鼻子似的放了球具就窜进厨房,守在锅前闻个不停。

你煮的什么啊?好香。

没得到回应,马场又伸着脖子冲外喊,已经煮好了吗?可以吃了吗?

林游戏正打到关键处,眼睛都不抬,窝在沙发上跟厨房里的人喊话,好了、你……

“你”后面是什么,谁也不知道。等过完那一道小关卡,林才存了档放下游戏机起身去厨房,说你怎么回来这么早啊。

这家伙两周没摸球棒,今天马场出门时那个兴奋劲儿,林还当他要在击球中心过夜呢。

肚子饿了呗。

马场咕哝着回答,林说煮好了,他就不等吩咐了,林一进厨房就看到马场在那儿已经端着碗喝上了。他皱眉他的猴急,又憋不住地想笑,吐槽道,你就不能把晚饭都盛好端出来吃吗。

 

晚餐摆上茶几,马场问汤的名字,他之前从没喝过,林背了两个名字怪怪的药材,剩下的记不住了,就说反正是网络上查到的适合秋冬滋补的汤。

噢,味道挺好的。

其实用不着马场说,从他今天晚餐的食量就能看出来他有多喜欢了。而且这汤热热的喝下去,身上的血也腾了,暖了,浑身都热热的发烫,就像他下午挥棒时那样。等天再冷些,到时候叶子掉光树也秃了,马场想着,那时候坐在屋子里喝林林煮的汤,想想就美得很。

他想得嘿嘿地笑,林便瞧着他也露出笑模样,半嫌不嫌的,心里又很高兴。

 

马场运动了一下午肚子当然饿,林都吃好翘着腿陪他坐了半天了,马场还在喝不知道第几碗汤。

林侧坐着,单手托腮睨着他,看着看着又转过来,另一只手也撑上桌,说我下次试试猪豚骨汤好了。

马场一抬眉眼里也亮光,很惊喜的,看见林那样双手捧着脸看他吃饭,笑眯眯的,还笑得很甜。他甜得马场也傻乐起来,惊喜也不光是惊喜了,还带了些浓稠的黏糊的情意进去。一时间两个人都冒着傻气,马场说,然后煮拉面吗?

对啊。林应道,其实他想去跟老爷子讨教,但又有些不大好意思去,就没说,只说,汤头肯定比泡面的味道好吧。

马场也不附和,就傻笑,满足的,身上的热流淌遍全身又回到心脏。心里暖烘烘的,鼻子也暖烘烘的,接着就有热热的液体往下※流。林“哇”地一声就跳起来,抽了一旁的纸撑着沙发倾身去给他擦鼻血。

你、你喝太多了!

 

林抓了大把纸按在马场鼻下,搞得他活像个圣诞老公公。马场淌着鼻血没感觉,却清晰感觉到林碰着他脸的那点指尖。指腹一点点软,温温的,让他很想牵一牵他的手,牵进手里揉搓。

那汤林只喝了一碗,大半锅全进了马场的肚子。瞧他看向自己的眼神都飘忽,林心里着急,怕不是给他补过头了。他急急地说,你头仰起来一点!看我干嘛,抬头!

说着他的手腕就被马场抬手握住,那掌心烫得吓人,烫得林一下噤了声。



#这篇略长,分个上下篇防屏蔽(其实下篇儿童节发有点儿不合适😂

#连上之前的春、冬、夏,四季就齐啦,一曲四时歌,从前世的相遇相约,到今生的相逢、相恋、相守>///<

以上将一起收录进下一本马场林新刊里,新刊具体信息之后会公布,大约7月通贩~希望到时候你也还爱着他们


感谢你读到这里。


后文:多事之秋(下/R18)

评论(20)

热度(50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