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ffee

微博@一块太妃糖
你不要不开心,我下碗豚骨拉面给你吃啊

[博多/马场林]Run with U (NC17)

#时间线第三卷,会收录进《堆糖集》,本宣



马场总有种怪怪的感觉,自小百合离开之后。无论是看资料,还是起身走动,总时不时有视线粘着他。

是因为自己“瓦解华九会”的发言吗?不,马场心下否认,应该跟小百合与林的聊天内容有关。

 

这种感觉在晚上马场洗完澡出来时达到顶峰。林都从连续剧上挪开视线了,他瞧着他,明晃晃把他从头看到脚,又从脚看到头,之后再收回目光继续去看电视。马场头顶毛巾,被他打量得都笑了。他过去在林身边坐下,大大咧咧伸手圈他过来,说,要问什么就问吧?

林扭过头端详马场,皱着眉认真发问,你以前真的“风流成性、花天酒地”?

怎么看都不像啊,林默默地想,接着问,还是“夜店狂野浪荡小公子”?

马场被这一堆形容词逗得哈哈笑,说,也没那么夸张,不过差不多吧。

见马场大方承认,林眼睛都睁得圆滚,说出过分的心里话:不是吧,完全看不出!

马场还以为林会打趣自己,刚想说人都是会变的嘛,话未出口林就凑近继续发起问来,那夜店很好玩吗?

 

他仰着头,用圆圆的眼睛自下而上把马场瞧着,认真还带着期盼,像个好奇宝宝。马场被他瞧得心下一动,玩笑道,你不是自己去过了吗,凛子?

林歪头回忆起那段经历,眨眨眼,实在想不出那有什么好玩的,接着才反应过来马场喊他“凛子”。那可是曾经非常不想让马场看见的羞耻模样,他怎么还记到现在了……林嘟起嘴抬手就拿手肘去撞他,撇过头不高兴地说,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玩。

他撞得不轻不重,与其说是被揶揄的生气,更像是在害羞。马场配合地“哎哟”一声,告诉他,那是你没玩到点子上。

林闻声又看回来,眼里充满狐疑和好奇,渐渐又成了好奇宝宝的样子。马场摸摸他的头,说,我就跟你说说吧。

林听话就点点头凑近,身体也向他侧过来。

 

原来是因为好奇啊。这就和林喜欢看连续剧一样,像杀手想知道普通人过的生活,他也想知道自己从没经历过的事情。好奇宝宝看起来很乖,让人很想满足他所有的幻想,带他经历所有他不知道的事情。马场看了手臂间的林一会儿,突然站起身,说,我先出门一趟。

哈?出门干嘛,都洗过澡了还要出门啊?

马场把头顶的湿毛巾扔到茶几上,抬手把还半湿的额发捋到脑后,冲林摆摆手,回卧室换衣服。在里面回话:我上床之前会再洗过的。

 

小恋人大概是有洁癖,马场拿他没辙,不得不一改邋遢作风,把屋子和自己都收拾得干干净净。

他很快就套了衣服出来,换好鞋打开门,说我出门了,顿了顿,又回头去看林。林也正看着要出门的马场,带着不解和一点点担心。马场无奈笑说,不是说了这个时候要跟我说“路上小心”吗?

林被马场的一系列动作搞得反应不过来,还以为他有什么事情要说明,结果却是这么无聊的话。林抄起手边的抱枕作势要扔,凶他,快点关门,虫子会飞进来!

 

结果最后马场也没说到底要出去干嘛,被留在家里的林撇撇嘴,搞不懂他的把戏,盘腿继续看起连续剧。刚才跟马场说话漏看了一点,现在剧情都接不上了。结果这一整集林都看得有点糊涂,时时走神,结束时分马场终于回来。

他手里多了个不起眼的无字全白纸袋,神神秘秘地冲林招手,说林林跟我来卧室呗。

干嘛?我还有一集连续剧要看。其实不是因为连续剧,只是林对自己仍在状况外的现状不满,马场不告诉他,他就不愿意配合了。

马场眯起眼睛,说,在这里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

林看马场放下纸袋去窗前关百叶窗,忍不住问他,你到底要干嘛啊?

教你点东西。关好窗后马场走近林,拉着他在沙发上站起来。林一脸莫名其妙,接着马场的手就从下伸进他宽大的T恤下摆,把他的内※裤扒了。

林贪凉,经常仗着马场的T恤长就不再多穿睡裤。他吓了一跳,想挣已经来不及,内※裤都被拉扯滑落到小腿处。马场一手扶着他的腰一手去拎他的内※裤,弯下※身,说林林,脚抬起来。

林站在沙发上比马场还高出许多,可正是因为站在沙发上动作无法放开,别说反抗了,逃跑都不好跑。马场搂着他,他的手就不自觉搭到马场肩上。林喃喃地说你……

话还没说完,马场碰碰他的脚,林就扶着他的肩乖乖抬起脚。

之后另一只脚也抬一抬,就彻底脱掉了。林不自在地拽着T恤下摆,明明是站在沙发上却如被困在水中的石头上一般,像被拎住后颈的猫那样动弹不得。

结果马场把他放开,还晾着他背过身去翻纸袋,林焦急地“喂!”一声。马场很快拿回一件布料少得可怜的东西,撑开又弯身往林脚下凑,喊他,林林抬脚。

你要给穿什么啊……

他踌躇着不动,脚尖都紧张地蜷起来。

教你什么才是真正的决胜内※裤。

林低头看着马场手里的东西,那玩意儿叫他头皮都发麻,那么细不知怎么穿,还白花花粉※嫩嫩的。都是蕾丝,真是恶俗的直男审美。

你刚才就跑去买这个啊……

马场碰碰林的腿,他就听话抬起脚了,嘴上却仍在拒绝,说都没洗过吧,就给我穿吗?

 

他嘴上问题一大堆,身体却配合地任马场把那玩意儿往他腿上套,马场听他嘟囔就笑一声,说小傻子,这是一次性的啊,用不着洗。

林被喊得一窘,小声嘀咕道,这种东西还有一次性的啊……

说着两只脚都进去了,马场拎着细带往上提,告诉他,多着呢,下次带你玩别的。

林不说话,蕾丝扫在腿上痒痒的,终于被马场拉到腿※间,空了半天的臀※肉没有等来布料的包裹,而是被一条细带嵌进了臀※缝里。

唔……!

感觉太奇怪了,明明勒得慌,又好像什么都没穿。

决胜内※裤的引申含义就是,一定会在床上拿下男朋友的内※裤。

马场一面解释,一面在T恤之下替他调整了一下,又顺便在光溜溜的屁※股蛋上揉了一把。

什么拿下男朋友……林不自在地夹紧屁※股,扶着马场的肩小声说,好勒啊。马场笑着仰起脸看他,说,勒着才漂亮。要自己看看吗?

他问是这么问,却帮他穿好就把手抽※出来,只隔着T恤搂着林的腰,把他搂得靠在身前。

林被搂得向前小半步踩在沙发边缘,一动那勒着他的东西存在就感更强了。他眼睛转半圈去看别处,终于还是低下头看向马场。他双手扶在他的肩上,那长发也落在他的脸上,心上,扫出香香※软软的痒。

马场语气放软,讨好地哄着他,说我挑了和你上次那件粉红洋装同样的颜色,好看吗?

马场的额发都捋在脑后,看起来不止比平时帅一点点。被他这样看着问这些,林说话也轻软了。他像是忘了之前的不满,只羞窘地答,一点都不好看。

怎么会,林林穿什么都好看。

 

 

直到第二天中午林神情餍足地醒来,才想起马场昨晚回来后根本没有重新洗澡。什么洗过才会上床,这个邋遢鬼。他撑起身体揉揉眼睛,半天没听见动静,马场大概出去了吧。

林懒懒地走出卧室,意外地看到茶几上放了一盒蛋卷,下面压着一张纸条。林抽来看,写着蛋卷给他睡醒垫肚子,马场出去准备案子需要的的装备了。

还装备咧。林拆了盒子,蛋卷的香气立马冒出来,让人很有食欲。他的精神也振奋一些,好,洗漱了就吃蛋卷吧!

林起身向浴室走去,突然看见阳台上飘着一个眼熟的东西,白花花粉嫩嫩的,那不就是……不是说是一次性的吗!而且这种东西怎么可以晒在外面呢!

可是一想到昨晚沾在上面的东西,再想到马场居然给他把这玩意儿手洗了……林连立马去阳台把它收进来都做不到,整个人捂住脸蹲下※身去。



#其实我很方,明明什么都没做,但我总觉得这篇要被吞……

#很喜欢标题,“和你一起去未来”,路上什么事情马场都要带着林林一起尝试呀~


感谢阅读。

评论(11)

热度(27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