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ffee

微博@一块太妃糖
你不要不开心,我下碗豚骨拉面给你吃啊

[博多/马场林]以为头发开不出蔷薇#01

#给小妖精太太 @雨打吟耳汤 的三好X不良 / 校园AU



01.

膝盖的伤口很痛吧,要我背你吗?

不用。

真是不可爱啊,这不良女高中生。除了不良之外,“不可爱”是马场对林的第二个印象。

而林对马场,除了啰嗦,又添上一个“奇怪的人”的标签。


他确实是个奇怪的家伙,只是看到自己穿着制服而已,就自说自话地跟上来。什么“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”、什么“居然跟人打架打成这样”、什么“裙子也穿太短了”,管天管地的,又擅自做决定——“没地方去就先到我家”。

大概就是那种下雨天看了邋遢的流浪狗一眼就没办法放着不管,最后带回家洗澡喂食还铺条毯子的老好人吧。那种蠢男人。

不过这么想来,自己不就成流浪狗了吗。

林有点郁闷地皱起眉,偷偷吐槽蠢男人怎么把自己也绕进去了。他被留在客厅,就站在这里环顾四周,心想这家伙是单身汉吧,这房间真是有够乱。

我叫马场善治,是学校负责三年级的体育老师兼校棒球队顾问。

马场的声音从卧室传来,林稍偏过头听他继续说道,我这里也没有女生的衣服,你就先凑合穿我的吧,你的制服要换下来洗才行,都是泥。

哦。

林应一声,站在原地开始脱衣服。


马场拿了新买的T恤,又翻出一条可以系带子的运动长裤,心想这件她大概勉强能穿——他们体格实在差太多了。他边往外走边又发问道,还没问你的名字,你是一年级生?

说着一出卧室就看到一抹裸背,长发从白皙却纤瘦的背部滑落,露出一道道浅色的旧伤痕。不良少女不但脱了上衣,还在弯腰继续脱裙子。

喂——

马场愣住,一瞬间不知该先背过身去,还是先拉上大开的窗帘。不良少女闻声不慌不忙地直起身,还半转过来。解开扣子的百褶裙落了地,露出一双长而笔直的腿,那之上是……男士四角裤?再往上,一片既薄且平的胸,真真是一点料都没有。马场嘴巴微张,对上“女学生”冷淡又讥讽的眼神。

林歪着头,看着这个叫马场善治的家伙,心想,果然是个蠢男人。

马场合上嘴,没多说什么,把换洗的衣服递给他,让他先去洗澡。又补一句,伤口不要碰水。


林洗到途中才反应过来,原来对方是本校老师,大概一开始是把他认作在外逗留的女孩子才会那么紧张吧,现在知道他是男生了,等下出去免不了要被教训一通。浴室门从外被敲了敲,马场老师的声音隔着门与水汽有些模糊。

我打算煮拉面,你要吃吗?

不要。

那要放辣吗?

不要。

拒绝三连,不良女学生变不良小鬼,依然那么难相处。马场笑起来,说快点洗啊,拉面很快就好,放久了会糊掉。


他出来时穿着松松垮垮的T恤和男士运动裤,从骨架来看倒不会一眼认错成女生。不过脸庞依然过分清秀。马场抬手招呼道,快来吃。原本说不要吃的人就默默到桌前坐下。

你叫什么名字?

林宪明。

林对着面前的拉面动了动喉结,明明都说不吃了,这个啰嗦老师还是擅自煮了,那就只好吃掉。闻起来好香,他伸手捧着碗喝了一口汤,热热的,好好喝。

之前没见过你,一年级的插班生吗?

嗯。

是为穿裙子的事跟人打架?

那双眼尾上吊的大眼睛抬起瞟他一眼,不客气道,你有意见?


其实林知道好歹,老师没有凶他还煮面给他吃,自己不该呛声。但他习惯了把刺都长在外面,虚张声势的本能反应一下改不过来。说完他就心虚地撇开眼睛,端着碗低头去喝热热的面汤,等着被老师教训。

没有啊,很好看。

林顿了顿,悄悄抬起眼睛看过去,对上老师的眼睛,老师笑着伸手摸摸他的头,说,很适合你。


晚饭之后伤口重新被温柔地包扎一次,不愧是体育老师,药品很全。接着林就被按着写起功课。因为是体育老师,他不懂的功课对方也帮不上忙。真是没用的老师。

晚上睡在沙发上的时候,林裹着温暖的毛毯又一次想到之前关于流浪狗的比喻——带回家洗澡喂食扑条毯子,果然和流浪狗一模一样。


第二天醒来,入眼的是被烘干的制服,摆在面前的椅子上。林眨眨眼,撑起身体又看到桌上放着买回来的早餐,双人份,但老师不在。林自行洗漱收拾好,拿上两人份的早餐下楼,在公寓外看到老师在摆弄一辆自行车。

马场很久没骑过这辆自行车了,上次骑它还是念书的时候。

他起了个大早,给瘪下去的车胎打气,给链条上油,又在后座绑了棉布垫子。感觉到有视线,马场起身回过头去,看到林正站不远处看着自己。他穿着干净的制服,头发和脸也都干干净净。果然很可爱。

马场露出笑容,说我骑车载你去学校,膝盖的伤口还很痛吧。

难相处的不良小子突噗嗤一声笑了,从昨晚到现在第一次笑,也第一次喊了他老师。他说,可是不能骑车载人的吧,老师。



*标题化自林夕《色戒》

感谢阅读。

>>>02.

评论(15)

热度(47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