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ffee

微博@一块太妃糖
你不要不开心,我下碗豚骨拉面给你吃啊

[博多/马场林]以为头发开不出蔷薇#02

#三好X不良,校园AU


02.

林垂下眼向马场走去,依然笑着,经过时把他那份外带早餐拍给他,而后与他擦身而过。

谢啦,老师。


马场看着麻烦学生的背影,笑着摇摇头。原谅他是个高中时代没有玫瑰色只有甲子园的棒球笨蛋,单车不能带人这种事,马场实在没有实感。

他拍拍自己老旧的单车座椅,心想,也是,被老师送去学校这种事很逊吧,对小林这种不良小鬼来说。


到学校后马场并没有向一年级的老师过问林的事,小鬼们有一套自己的社会生存法则,目前的情况还用不到他这个法则之外的老师插手。

他想起林那眼角上吊的猫似的双大眼睛,在那张脏兮兮的小脸上也那么傲慢。真是有够凶巴巴,想必学校里的事他能应付得来。

接着他又想起今早那张白白净净的脸笑起来的样子。马场老师的课程都排在下午,他坐在办公桌前抖开报纸,于铃声中开始新的一天。


下午的课程之后是放学后的社团训练,比赛临近,一不小心就训练到比昨天更晚。刚宣布训练结束,棒球社的小鬼们就夸张地躺了一地。马场不嫌唠叨地重复道,走之前要把球具清理好收拾好啊,要好好爱护球具。

知道啦老师——!


离开学校时月光已明亮,路灯也明亮,来来回回将影子拉长。走在这条回家的路上马场又一次想起林,想起那个一上午都时不时钻进脑海的小麻烦。不知道他今天过得怎么样。

他负责的是三年级,如果林插班后过得顺利的话,大约这两年都不会与自己再有交集。当然马场是希望不要又在这时间,这地点见到他的。

刚这么想着,转过弯就看到前面有个本校学生。没有百褶裙,穿的运动服,但那头金色的长发应该不会错。不再是早上离开时长发飘飘的背影,那头发乱糟糟湿哒哒地坠着,才过一个白天就又脏兮兮的。

喂,林。

林闻声回过头来,淡漠与戒备在脸上只停留了那么一下,看清来人是马场后那神情就松懈下来,跟着脊椎与肩膀也松懈下来。他换上一副因为难为情而不耐烦的神情,是小鬼的特有反应。


但马场顾不上他的情绪,他皱眉快步走过去,看清了他的模样。

运动服是干的,但头发上都是水,没穿制服的原因不言而喻。脸上又脏兮兮的了,看起来比昨天伤口还多。

到底是怎么回事,早上他离开他的时候明明那么干干净净、漂漂亮亮的。


林似乎也为自己又搞成这副样子被马场抓个正着而别扭着,他不耐烦地撇开眼,圆眼睛提溜转半圈又转回来悄悄地瞟马场。

马场看清他的模样,罕见地没有和昨晚一样啰嗦。他伸手把林滴水的包拿过来,转身蹲下把后背给他,说,上来。

林也和昨晚不一样,没说话,也没拒绝。他爬上马场的背,任路灯把他们相叠的影子挤在一团,又拉得很长。


慢慢走了好一会儿,背后的小麻烦突然出声,说,我也有把他们打趴下。

啊。

对话到这里就停止了,马场不接话林就不知道该继续说点什么了。他看得出来老师是很心痛的,他是个好老师,对落水狗一样的麻烦学生也会心痛。但林又受不了那种带着怜悯的眼神,所以适才想出声为自己扳回点什么。

马场大约是明白的,他苦笑一下,可这也太无法无天了。跟老师说他打架很棒,还想要自己夸他不成。


再次回到那间单身公寓后,又是先洗澡再包扎伤口,这次林轻车熟路,都不需要马场指导调节水温了。洗好后出来,马场已经拿出医药盒放在沙发上,林又一次穿着老师不合身的宽大体恤,好好洗过的长发湿软地落在肩上的吸水毛巾上。

马场在他面前蹲下,一手就握住他的小腿。

少年的身体被青春期飞快地拉长,肌肉跟不上骨骼的生长,只薄薄地覆上。坚韧却又那么单薄。

林的腿被马场握在手里看了半天,又不动作,也不说话。擦伤的地方还算新鲜,丝丝溢出一点血,林被看得不自在地想收回腿,动了动,马场却不放手。

他这才第一次有了面前的人是自己学校老师的实感,不是老好人,也不是蠢男人。虽然像昨天那样被他念叨很烦,但这样一句话都不说,还真是有点吓人。

他心跳变快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就又虚张声势起来,冲老师说道,干嘛啊,要训我吗?

你这样我很为难。


马场没有真的训他,也没有啰嗦,林听话却安静下来。马场说出那句话就像是憋着的气泄了一样,终于动手开始处理他的伤口。

他不出声,手里却比昨晚更轻。林收敛了坏脾气,似是踌躇着,好一会儿才又问,因为我不守规矩让你为难吗?

因为我是老师吧。马场叹口气,用大人对不谙世事的小鬼说明最简单的道理那种无奈的语气,看也不看他继续说道:

即使这样也不能亲自动手替你打回去。



#困,不改错字啦,多担待

#第一次感受边码边给嗷嗷待哺的基友报字数的感觉😂

感谢阅读。


01.<<<

评论(10)

热度(40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