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ffee

微博@一块太妃糖
你不要不开心,我下碗豚骨拉面给你吃啊

[博多/马场林]莎士比亚恋爱中

#时间线第三卷,会收录进《堆糖集》,本宣



抵达约定地点时,天色还未完全暗下来。头顶的天空是调得浓稠的蓝,远方的霞云则由余晖描着金边。马场带林在铺好的餐布上坐下,冲源造说道,老爹占了个好地方啊。

但是当然的。

确实是个好地方,他们在河堤处,脚下流淌着环绕博多的小河。河面在晚风中如轻晃的水袖,倒映着远处的天光。此时烟火大会还未开始,即使就这么对着落日喝上一杯,也是不错的。重松已经将带来的好酒拿出摆好,给源造与自己都倒上一杯。

可林不明白他们“年长组”的情致,一个劲儿仰头向人潮与庙会的方向张望。马场便笑笑拒绝了重松的邀请,说我先带小林去逛庙会。

林一听就咕噜站起身来,直等着马场起身。

记住我们的位置啊,走散了就回这里碰头。

知道啦,老爷子。


烟火每年都看,庙会马场倒是许久没逛过了。不知是庙会的花样多了,还是因为林的新奇那么可爱,连马场都觉得今年的庙会似乎和以往的不大一样。

林在一排排面具面前挑挑拣拣,怎么也选不中,马场弯腰也和他一起看,刚想说拿不定主意多买两个也可以,就听林小声嘀咕道,怎么没有马……

小林,你会不会太过分了……

还不是马和你比较配,长着一张马脸。

没有马脸,林林勉勉强强挑了张狐狸面具,马场举着遮住脸,问,怎么样?比那个面具帅吗?

怎么可能有仁和加武士帅,林这么想着,才不答话,扭头抓住马场的袖子往前,说,走啦!

 

马场捞金鱼的功夫,林已经吃掉一整盒章鱼烧,马场眼睛看着水池,嘴上却说,你一颗都不留给我啊!

认真捞,大不了等下请你吃苹果糖。

我不喜欢吃那么甜。说着马场的手中的纸网又破了,林一抹嘴,把吃光的纸盒塞进马场手里,说换我来。

林从没捞过金鱼,架势倒是很足,马场蹲在一旁看着,问,捞起来的话要养吗?

当然啊。

养在哪里啊?马场想不出家里什么地方适合摆鱼缸。

林眯起眼睛,小声拍板道,茶几……上!

一尾小小的红鱼落进浅碗里,林立刻捧碗给马场看,像炫耀又像邀功,开心得眉眼弯弯。马场也笑起来,夸他道,厉害厉害,再捞一条吧,和这条做个伴。

 

看来林真的很有捞金鱼的天赋,不但给小金鱼又捞来个小伙伴,还为旁边一对怎么也捞不上金鱼的小兄妹也捞起一条。小女孩刚才哭过的眼睛还湿漉漉的,这会儿拿到金鱼已经开心地笑开了。林摸摸她的头,似乎想对做哥哥的说些什么,又忍住了。小男孩牵起妹妹的手,道过谢便离开了。

摆在茶几上很残忍吧。马场轻轻晃了晃手里属于他们的金鱼,又说,我们天天在它们面前吃明太子,这算它们的同类了吧。

林转头看回马场,皱眉说道,不是我们,是你,你再这样天天吃下去迟早也会变成腌制品。

好啦好啦,知道了。马场站起身,向林伸出手,说,走吧,去买苹果糖。

 

结果马场并没有要苹果糖,那东西又甜腻又大个,他实在应付不来。林“嘁”一声,独自拿着糖一面走一面吃,很快又雀跃起来。

接着他们还做了许多事,吃刨冰、玩水球、套圈,还欺负射击店老板。这些项目从前都有,庙会也和从前一样,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
马场从以前就一直喜欢烟火大会,但那时只是单纯地喜欢热闹氛围与绽放的烟火而已,烟火大会和甲子园,就是他少年时最期盼的夏天啊。可那时的马场是个棒球笨蛋,烟火大会这种少女漫画中法宝级的存在,他却从来没体会过它的好。

直到今夜。

今夜的夏日庙会不但有往日的热闹,还有与过去都不相同的模样。是他们挑选面具时的认真,捞到鲸鱼时的兴奋,让今夜具象。还有一直隐隐飘来的林身上淡淡洗发香波味道,混了他手中、舌尖苹果糖的甜,成了一种马场从未闻过的香气。据说人类对气味的记忆最持久,这个味道也许很多年后马场也不会忘记。无法忘记今夜还未燃放的烟火,今夜将淡蓝牵牛花穿在身上的林。

衣领处露出的那段后颈,摇晃的衣摆下细白的脚踝,原来浴衣是这么好的东西啊。他以前竟然从未注意过庙会身穿浴衣的姑娘,真不知道从前的自己都在干什么。

话是这么说,现在马场依然看不见那些姑娘,眼里有他时,仿佛街景都模糊,哪还看得进什么姑娘。

 

林感受到马场的视线,疑惑地看回去,见他也不说话却一直看着自己吃苹果糖,突然“噗嗤”一下笑了。林把苹果糖举到马场嘴边,依然笑着,说,真受不了你,想吃就直说啊。

他好大方,特意转开自己吃掉的部分,把包着糖衣那面给马场吃。那甜味更浓了,混着林发间的香。马场依他低头去吃,咔嚓一声,直白的甜和果肉的酸,混在一起就成了传说中少年时期的恋爱味道。

不得了了,年近而立的马场心跳得像个莽撞的少年郎,甚至不敢再看身边的林。

林不懂他所想,也高兴着马场不懂的高兴,得意地说,我就说肯定好吃的吧,刚才买的时候你还不要。他说着收回他的糖,又转回刚才自己吃出个小坑的那面,继续沿着原定路线吃起来。于是马场咬的那个缺口就明晃晃地露在外面,告诉别人这块属于林的苹果糖还有另一个人可以吃。

马场嚼碎嘴里的糖,悄悄看林张嘴,贝齿落在红色的糖皮上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吃到自己留下的那个缺口呢。

马场甚至觉得自己要成为诗人了。

 

还未从头逛到尾,天色就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暗下来。小摊的上空突然亮起串好的彩灯,世界仿佛一下亮了,林仰头发出小小的惊叹,那小小的光也落进他笑着的眼里。紧接着今夜第一束星火终于直直蹿向空中,“嘭”一声点燃人们的期望、绽放、闪耀,溢满流光。

那烟火就如同第一次看到时那样让马场惊喜。因为林在身边,这一切都像是从未有过的第一次一样。

身旁的人潮随着烟花开始涌动,马场也说,我们回去那边看吧。

嗯。林点点头,虽然有点舍不得庙会,不过他还是把手塞进马场手里。马场扬起嘴角,心跳的频率和天空不停绽开的烟花一样。

真希望今夜不要结束啊。



感谢阅读。

评论(23)

热度(3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