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ffee

微博@一块太妃糖
你不要不开心,我下碗豚骨拉面给你吃啊

[博多/马场林]以为头发开不出蔷薇#03

#三好X不良,校园AU/隔的有点久了,前文戳

#B萌请给我们马场林多投投票哦🍧


03.

林靠在椅背上望着窗外的天,手插在制服裙子的口袋里,长腿闲闲地伸出去,不时晃晃斜斜翘着的椅子。

初秋的晴空被窗架划成一格一格的,只有稀薄的云在缓缓地飘。看了半天连一只飞鸟都没有,怎么也看不出什么。就像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一样,想不出那个奇怪老师到底是什么意思,他想做什么啊,难道还想帮自己打回去吗。

 

林想着就垂下眼睛轻轻笑一下,也不知是笑马场奇怪还是笑会这么想的自己。昨晚说完那句话之后,老师倒没有再做别的奇怪的事,和之前一样给他煮东西吃,又抱出毯子给他睡。只是昨晚是站在一旁看着他睡下的,看他睡下也不走,还问他会不会冷。又变回之前那么啰嗦了。

再抬眼正有一片飘摇的叶片划开一格格的天,就像被落水的石子推开的水纹,林跟着心下一动。那么早就有落叶了吗。他收了腿乖乖把椅子坐好,扭身趴上窗台去看那落叶,却看到不远处的马场。

 

马场老师穿着运动服,嘴里叼着哨子,双手叉腰在指挥他的学生们跑步。果然所有体育老师都是一个样子。

因为自己是本校学生的缘故吧,林想着,虽然不是他负责的年级。所以老师才会一而再地捡他回家,弄东西给他吃,还说奇怪的话。

正想着,马场突然回过头来。林吓了一跳,有种被抓包的心惊和窘迫,心也砰砰跳得快了。他犹豫着是撇开眼睛假装在看别处,还是干脆抽身坐回去,可总觉得哪种都很蠢,就只好梗着脖子抿紧嘴唇继续看向他。

马场显然是感受到林的视线才回头,发现在看自己的人是他就对他笑起来,还转过身冲他挥挥手。

 

也太蠢了吧……林没忍住翻了个白眼,也跟着笑起来。可马场又不笑了,他板起脸,并着手掌做成书本的样子。是要他好好听课吗,这蠢男人真的很啰嗦。

昨晚的马场有点吓人,还是变回现在这样蠢蠢的样子比较好。

林开心着,还顽劣地使起坏心眼,马场要他听课去,他偏不动。他圆圆的眼睛眯起来,就成了弯弯的模样,还勾着嘴角。林心里想道,上来教训我啊,老师。

 

没等马场上去教训他,正在上课的老师已经出手了。林被粉笔头砸中,因突如其来的小痛楚露出受惊和发窘的表情。他不再那样冷着脸,而是成了普通的开小差被老师抓个正着的学生,于是同学们也普通地哄笑起来。

真是丢脸。林轻嗤一声,忍住不去揉被砸痛的地方,垂手把手插进口袋里。瞥一眼窗外,就看见马场适才板着的脸也恢复傻笑的神情。他飞快地收回视线,眨眨眼就,就像担心傻※瓜会传染一样。

 

 

那个小插曲之后,时间突然走得飞快。林中午没有好好吃饭,更是饿得飞快。他又恢复了惯有坐姿,与一张神情清冷的脸,只等着放学后去找点吃的。

能不能顺利吃到东西还不知道呢,林眯起眼睛,想到找他麻烦的那群家伙,膝上的伤口也跟着疼起来。接着就想起昨晚帮他包扎伤口的马场。想起昨晚热热咸咸的汤,还有他那句奇怪的,让他搞不懂的话。

正闲闲晃着椅子,林竟是感到有脚步声靠过来。在校时间,居然还有无聊的人想要主动跟他讲话么。林抬眼看过去,是个顶着娃娃头造型的男生,头发黄得晃眼,减少了一点发型的蠢,可因为像蘑菇反而更蠢了。

实在太好笑,林真的出声笑了一声,他微微眯起眼睛,露骨地戏谑着来者。来者显然也并不打算跟他交朋友,他看向林的眼神既不好奇也不恐惧,玩味还多些。

只是个区区蘑菇头而已。

居然用这种眼神看自己,林有些不爽,还未发作,对方将一张纸放到他面前,说道,老师给你的。你知道的吧?是哪个老师。

 

说完蘑菇头就走了。林不再理他,椅子脚落地垂眼去看起面前的东西。那张纸被折了几折,都翘※起来了。林伸手将它压下,原来是张入社申请表。棒球社的。

体育老师兼校棒球队顾问吗。林将那纸又折回去,扔进桌洞里。上课的钟声响了,是今天的最后一节课,喧闹的走廊与教室又重新归于安静。林动动嘴皮,轻轻嘲道,运动笨蛋。

 

 

马场做好了林不会来的准备。浑身是刺的野猫没有喂过两次就乖顺的道理。不过训练途中他仍时不时看向教学楼的方向,心想说不定呢。

直到夜幕将至,小鬼们一面喊着他魔鬼一面离开,马场也终于笑一笑不再等他了。今天不等了,说不定明天会来吧。他收拾好自己球具,将包反挂在肩上,也迈步离开安静下来的棒球场。

球场入口处露出一条细长的影子边儿,只那么一点点便不再动力,待马场走得近了,才终于看见那人。

是一直藏在这里吗,还是刚才为了躲社员们才藏起来的?无论是哪种,马场都觉得有点可爱。

 

林泄气一般倚靠上身后的墙借力,抬眼去看马场,看他马场一见到自己就是笑着的,没问申请的事,便也笑了,不客气地说道,有没有搞错啊,我腿上伤都没好,你还要我打什么棒球。

他没大没小的,又不肯好好喊他老师了。马场却不在意,笑道,那要我背你吗?

 

又是这条路,在天黑之后,他好像从没自己走过,总是有人背着他。

加入棒球社的话,你会像对他们一样对我吗?

会啊。

不是吧,刚才他们都说你是魔鬼。

不要听他们瞎说。

林伏在马场背上侧头看了看他,看他被路灯照得昏黄的侧脸,突然觉得他们的对话很无聊,无聊得他都困了。自己到底是干嘛要等他那么久啊……啊,对了。

老师,我肚子饿。



感谢阅读。

02.<<< 


评论(11)

热度(2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