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ffee

微博@一块太妃糖
你不要不开心,我下碗豚骨拉面给你吃啊

[哨向/博多/马场林]精准扶贫

#不正经/向哨/之前妹子们的点梗,揉一起博君一乐


1.

林宪明是这届新人哨兵里成绩最好的,大家都以为他会匹配到一个B级以上的向导,得到一个S级也说不定。

其实S不S的,林倒不是很在意。反正他够强,就算他的向导完全不能打,他也可以一拖二。

 

然而并不是一拖二那么简单,林匹配了一个万年留级生。绯狼拍拍他的肩,说你这个运气啊,精准扶贫了。

 

2.

林原是可以向导师申请重新匹配的,他成绩好,有挑选向导的权利。但他在跟绯狼置气,怪他考核时骗了自己,于是他白眼一翻,一赌气,还偏就扶这个贫了。

林向导师鞠了一躬表示感谢与服从组织安排,然后抬着头,挺着胸,嘟着嘴,去找他的扶贫对象。

 

林的扶贫对象叫马场善治,在塔里留级到快三十岁,传说中的向导毒瘤。

大约是留级的日子太长太闲,他从学生变成了助教,之后又做了代课导师。如果今年没有林的出现,他大概会一直留在塔里,上不了战场,就为教育事业奉献一生吧。

 

奉献一生……林被自己想象的白胡子老爷爷吓得一哆嗦,停在他的扶贫对象门口踌躇着不敢敲门。

那门却自己解了锁,慢慢向一旁梭滑开去,就像知道他到来了一样。门内的人正远远端了杯水在喝,冲他笑一笑,说你来了。

 

林莫名就觉得很快乐。也许是因为他的向导虽然长了张像马的脸但至少不是老爷爷,也许是因为虽然马场并未显露太多热情,但林就是有种自己被等待了很久的感觉。

这就是助人为乐的快乐吧,优秀的哨兵心想。林也冲马场笑起来,踏入房内,说以后我罩着你。

 

3.

匹配成功的哨向搬入了属于他们的双人套间,林也成功看到了换衣服的马场的八块腹肌。

昨天才发出豪言壮语要罩人家的林低头隔着衣服摸了摸自己的,皱起了眉。

马场注意到他的小哨兵可爱的动作,便单手捞起自己的衣摆,笑道,要摸么?

林点点头,靠近他伸手去碰,好硬,比绯狼的还要壮许多。

 

他碰一下不够,还来回摸起来。马场嘴角一直扬着,也不动,任他的哨兵摸着好玩。他正要开口,林突然抬头,神情哀伤地说,你不要因为一直匹配不到哨兵就自暴自弃啊,属性是天生的,后天改不了的。

……哨兵小朋友,我发现你对向导有偏见。

天地良心,林只是对马场有偏见而已。他的手还在人家的超硬腹肌上,仰头一脸认真地冲他承诺道,放心吧,我不会不要你的。

 

4.

他们盘腿坐在地上,面对着面。马场向林伸出手,掌心向上,一个邀请的姿势。

要跟我精神链接看看吗?

林点点头,将手放在马场手中。

霎时无数透明的精神触梢从马场身后探出,如果林看到,一定会被吓到。但他眼前的景象已经完全变换了,就像到了另一个地方。林不再是坐在地上的,而是转着圈四处看起来,他问面前的马场,我们在你的精神世界里吗?

不,这是你的精神世界。

 

在自己的地盘果然安全感十足,就连林的精神体也冒出头来。别人的精神体都是危急时当做战斗力用的,只有林的是当成宠物在护着。一只短腿毛绒的小胖猫,在林的身后探头又探脑,突然发现自己可以蹭林的腿了,立即直起身往林怀里跳。奈何腿太短,跳不上去。

林也是第一次触碰到实体精神体,惊喜地蹲下去抱它。问马场,你是怎么做到的?

虽然都是虚幻的,不过你还有什么愿望,可以说说看。不出格的话我就帮你实现。

 

5.

林第一次四脚着地的跑跳,好奇得不得了。他闹个不停,跑了会儿还追起了自己的尾巴。马场看着愿望是变成猫的小哨兵叹口气,又仰头看这里的天,心想这就是代沟吗……

再低头林猫猫还在原地转圈,马场索性也变成了猫。他蹲坐在他面前,问那么好玩啊?

林猫猫听话突然停住,没刹住车惯性一倒就仰躺到了地上。他倒着脑袋看马猫猫,确切的说是看他身后晃来晃去的毛尾巴。

猫儿眼愈发圆,沉默片刻,马猫猫只见林猫猫胡须一动,一个箭步就窜上来开始扑自己身后的尾巴。

 

6.

疯玩了半天他们终于又一次面对面盘腿坐下,仍在精神世界里。

马场向林介绍了向导的能力,与对哨兵起到的作用。不愧是差点为教育事业奉献终生的男人,林有种课堂上被说教的感觉。

猫梅其实是我原来的名字,我分化离开家的时候妹妹一直哭,说要变成精神体跟我走。林说着低头摸了摸怀里的短腿猫,又道,我就把本名给这个小家伙了。

他抬起头去看马场,难为情又感激地笑起来,说,我就一直想知道在猫的眼里世界是什么样的。

 

“猫梅”啊,名字真可爱。

那傻傻的短腿精神体以为马场是在叫自己,抛下主人狗腿地蹭到马场腿边,被马场摸得眯起眼睛。

而马场说的是已经属于精神体的名字,眼里却看的是林。林也瞧着他,被他看得说不出话来,只别开眼睛不自在地动一动耳朵。

奇怪,为什么还会有耳朵?林抬手一摸,发现变回人了那猫耳却还在自己脑袋上。

因为很合适,我就留着了。

喂!

不要生气嘛,林林,到午饭时间了啊,我们回去吧。

哦…哦。

 

于是他们又回到属于他们的双人间里,空旷的四周被居家摆设填满。他们仍是面对面坐着,林的手还在马场手里。

他掌心里的手那样小,马场牵起林的手,自然地弯身低头在他手背落一个吻。然后他起身,也把林也拉起来,说走吧,吃饭去。

 

7.

自从有了向导林再也不用自己开门了,因为林宪明的向导什么都知道。

连他深埋心底的小秘密马场都知道。那些在塔里得不到也没机会穿的漂亮裙子,马场让林在精神世界里穿了个遍。

 

如果期末考核咱们成绩好,假期你就带我出去玩怎么样?

谁告诉你我可以出去的啊。

不行吗?林撅起嘴,说,可你又不是学生,教育工作者也没有权限吗?

还教育工作者……人都没成年,倒挺会想美事儿的。马场伸出手指刮刮他的小哨兵撅得可以挂油瓶的嘴,说带你去南方吧。没人认识的地方,你想怎么穿裙子都可以。

那我要去海边!

到时候多买几套泳衣呗。

林拍拍马场的肩,说好说,期末我带你飞。

 

8.

匹配后的课程有很大调整,大部分都是哨向按组独自完成,只有少部分是分开像以往那样分别上大课。

匹配后的哨兵们难得离开了向导们,扎堆在课堂上免不了讨论起各自的向导。

林托着下巴说,短暂连接会疲惫吗?我完全没觉得累啊,每次和马场去精神世界都挺好玩的。就是建立连接的姿势很别扭……就那样托着手啊,对吧,那不是求婚才会做的姿势吗。

……除了手他还碰了你哪里?正和同学闲聊的林突然被绯狼一把掰过肩膀。

建立永久连接之前不能随便给他乱碰知道吗,他这是性骚扰!

哈?只是牵个手而已啊。

短暂连接根本不需要牵手吧!他还干过别的吗?不能让他动手,更不能动别的,如果他有这个企图你一定要告诉我。

可是他早就亲过我了呀。

 

9.

不同于哨兵那边,向导的教室里马场是站在讲台上的,毕竟是教育工作者嘛。

马场正对向导学生们絮絮叨叨——哨兵是需要我们呵护的,虽然他们五感发达战斗力爆表,但其实非常脆弱。哨兵的利剑是双刃的,一个精神力得不到安抚的哨兵随时都有失控与崩溃的危险。

 

对此小向导们捧着脸皱着眉,并不信服。他们自分化就一直呆在塔里,直到匹配才第一次见到活的哨兵,想想自家肌肉发达五大三粗的哨兵,实在和马场所说的脆弱鹌鹑蛋对不上号。

正说着教室外传来骚※动,马场眯眼一笑,说,暴走的例子来了。

 

于是混乱的脚步声临近,门被不客气地踹开,率先入内的是一匹暗红似血的狼崽子,对着马场龇牙低吼。马场身后也无声腾起一只巨大雄鹰以应战。

已经太多年没有人见过马场善治的精神体了,还有传闻万年留级生根本没有精神体呢。谁也没想到那鹰能有那么大,展翅带风那种。

向导们发出惊呼,随后赶来的哨兵们则被吓到。

林跑得慢,两相对峙了才赶到。他冲到马场面前,给他一个“你完了”的眼神。马场被瞪得一顿,林就转过身去,面向绯狼打开双臂将马场护在身后。

 

10.

居然敢动我的向导,就算是好兄弟绯狼你也死定了(之前骗我的账我还没跟你算)。以及,向导做什么出手打架,我不要面子的啊!——来自优秀哨兵林宪明的内心咆哮。

 

11.

打架的两个哨兵被分别关了禁闭。这已经是不错的结果了,如果马场出手还不知道会怎样。

按理说关禁闭是没东西吃的,不过马场心疼他的鹌鹑蛋,就借职务之便溜进去探望。

 

哨兵的禁闭室是四壁柔软的白噪音房间,林既来之则安之的在小床上睡起觉来,半点受处罚的样子都没有,连马场走近都没有醒。马场在他面前蹲下,看他弯弯的合着的眼睑,睫毛像女孩子那样长,轻轻怯怯地抖。

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地看他,心想难怪他穿女孩子的裙子有那么好看。

不过这样也好看。马场伸手摸过林齐颈的短发,将之捋至耳后,心想,就是穿着塔里统一的灰蒙蒙的制服,他也是最漂亮的那个。

 

他轻轻说道,都被人说性骚扰了,不坐实一下,岂不是很划不来。你说呢?林林。

于是他探身靠近,欺近他面前,手指在他发间,林没有动,马场的吻便落在他额上。

 

再离开时林的眼睛也睁开了,圆滚滚的,瞧着他。

就知道这小玩意儿在装睡,马场又摸了摸他的头,率先开口道,别生气了呗,饿不饿啊?

林不答反问,你干嘛骗我?明明那么强。

精神体的大小是哨向实力强弱最直观的反映,马场的那只鹰,完全不是什么万年留级生会有的东西。马场无奈地捏把他的脸,说你没问过我啊。说着就被林扭头去咬手指,真是凶得很。

 

好吧好吧,现在是问答时间,请提问。

为什么匹配的时候我没有在资料上看到你的等级?

S级以上,是不显示的。

噢!林除了眼睛圆圆,嘴巴也张得圆圆。马场被他逗笑,以为林会接着问实力相关的问题,没想到他却说道:我之前就有种感觉,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,是不是等了我很久?

马场垂下眉眼,诚实答道,是啊。

那你见到我很高兴咯?

岂止是高兴,马场想了想,说,就像收到老天给的礼物一样。

 

大概这个回答让林决定不生气了,他抬手摸摸自己刚才被偷吻过的额头,大发慈悲道,那好吧,允许你对我性骚扰。

你又学会新词语了哦,“性骚扰”个没完了。

林抿着嘴笑起来。他们一个侧卧着,一个坐在地上,说着话,马场的手一下一下顺着他的头发。

我想把头发留长。

好啊,林林长头发一定也好看。

你的老鹰真的有那么大啊……

嗯。具体有多大,要等建立永久连接的时候你才会知道。

林点点头,顿了顿又问,刚才那句,也是性骚扰对吗?

马场大笑起来。

 

12.

马场不曾畏惧过战场。他们这样的人,本就为战争而生。但他也从未像此刻这样庆幸他们生在和平年代。

他的小哨兵,打架时护在他身前,关禁闭吃他偷偷带进来的晚餐,吃得满嘴油,那么可爱又天真。跟他生气,又对他笑。爱漂亮,人也漂亮,怎么能让别人的血弄脏他。

 

林吃得差不多了,心满意足放下食盒。

扶贫时他不是出于好心,所以说不上好心有好报,但助人为乐至少是快乐的。至于被性骚扰嘛,当然是反过来骚扰回去了。

他没处擦嘴,就伸手拽过马场的衣领,扭头把一嘴油都抹到他的向导的嘴唇上,亲得一声响。

啵——

 

-完-

 

13.

至于永久连接的事儿,没办法,孩子还小。

 

#妹子们点的梗:哨兵向导、猫化、偷吻、夏日泳衣;揉一起搞一搞,就不展开写啦,不正经乐一乐

#关于马场的精神体是鹰这个,是因为棒球老男孩儿的手机铃《いざゆけ若鷹軍団2007》😂


感谢阅读~

评论(29)

热度(6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