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ffee

微博@一块太妃糖
你不要不开心,我下碗豚骨拉面给你吃啊

[博多/马场林]多事之秋(下/R18)

#含KJ、SJ限制描写/6K车


04.

马场鼻血流得太夸张,不能泡澡,好在之前在击球中心已经简单冲洗掉一身臭汗。倒是林今晚洗了尤其久,出来时马场仍靠在沙发上,脑袋后仰,面前电视也没开。

他怕马场问他为什么这么久,便先发制人,走过去问道,没流了吧,头晕吗?

林说着弯腰抽掉他鼻子里塞的纸团,仔细瞧了瞧,似乎是止住了。

马场不答话,伸手握住他的手臂往身前带。林心下一跳,那掌心像是比之前还烫,他被拉得踉跄两步近无可近,只能抬腿跪上沙发。

上了沙发也没往他怀里坐,林扶着马场的肩,略带责备地说他,干嘛啊?

 

其实林是知道的,甫一对视他就知道,只是刚才马场鼻血流得吓死人,现在不是做这个的时候吧……可马场不听他的,他扣他的腰,往下搂,搂得林坐进怀里。他侧颈去蹭他,硬※挺的鼻梁蹭开人家的头发,顶上那只露出来的小耳朵,贴着肉问他,不想做吗?

想的,怎么可能不想。这趟感冒让他们结实禁欲了半个月。林这个年纪,没人撩※拨早上醒来都能弄一裤子,何况是开过荤的。之前马场握他那一下,直到冲水时手腕的触感都隐隐还在,叫他心猿意马,才洗了那么久。

马场呼出的热气灌进林耳朵里,那么湿那么烫,连带着他半边身子都酥※麻了。林微微发颤,垂下眼睛似是心里两个小人儿在打架,马场又粘着他说,晚上抱着你睡的时候,我总是在想。

 

再没有更露骨的情话。林还是不吭声,但神情一下就不一样了。他的手仍推拒在他肩上,身体却已经泄※了力,软在他怀里。马场眯起眼睛,一把托着林的屁※股站起来,像个莽撞又手握特权的新郎官,把心上人往房里抱。



之后请走:多事之秋(下)

备用车:AO3


前文:多事之秋(上)

评论(29)

热度(120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