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ffee

微博@一块太妃糖
你不要不开心,我下碗豚骨拉面给你吃啊

[博多/马场林]许多小糖豆#4-10

用小糖豆们混一下更,七夕快洛~


#四颗小糖豆

“猫梅”,在中文里是什么意思?

是猫咪和梅花的意思。

猫咪啊……马场笑起来,温柔打趣道,你是按照妈妈的愿望长的吗?

情事后的相拥闲聊,林难得没有对马场不耐烦,而是半正经地说给他听:中文里这叫“潜移默化”,每天被叫这个字,当然会受到影响啊。

那我的名字在中文里是什么意思?

“善治”的话,林心想,是很善良的意思吧。他想得自顾自笑起来,马场搂着他晃一晃,看他笑就追问道,是很好的意思,对吧?

林抬手摸摸他的脸,温柔笑说,中文里“马”有个词语叫马脸,就是脸很大的意思。

 


#五颗小糖豆

次郎和美咲送来一罐手制果酱。起因是美咲班级户外课去了草莓棚,摘回太多了,次郎便带着她全制成了果酱送给拉面团。

林从未收到过这样的礼物,觉得十分新奇,当下就起开盖子闻一闻,惊喜的小声赞叹道,好香哦!

推荐早餐抹面包吃哦。

对嘛!林心想,这才是正常的早餐吧,早上吃明太子盖饭算怎么回事呀。

 

那二人背包里还剩许多罐,未进门便告辞了。马场关上门,林的视线还留在手心玻璃罐中红艳艳的果酱上。半透明的玫红色胶状里裹着碎碎的果肉,还看得到草莓籽呢。

好可爱啊……林一面低头往沙发走,一面伸出手指想要尝。食指在罐中挖出一点塞进嘴中,满满的甜蜜和一点恰到好处的酸,是浓郁的草莓味道,还有蜂蜜和柠檬的香气。

他吃一口还不够,紧接着跳上沙发又来了一口。马场看林抿着嘴巴嘴里动来动去,像只小仓鼠那样,吃得眼睛都圆滚滚,看来是真的很喜欢了。他无奈又好笑,在盘腿的林身边坐下,说不要直接用手啊,好歹要用勺子吧。

干嘛啊,你又不会吃。林嘟起嘴,习惯性和马场的说教呛起声来。

谁说的啊?

哈?林露出坏笑,又挖出一大坨,手指还伸到马场面前挑衅,说,你会吃吗?超甜哦,会糖尿病那种。

只是这样都能闻到空气里甜得发腻的草莓味道,饱含糖浆的半透明玫色果酱包裹着林细白的手指,浓稠地向下摇摇欲坠,如果再不接住的话。他的手指亮晶晶的,除了果酱还有他自己刚才吃的口水。

啧……马场探身侧头,张开嘴将他甜蜜的手指含进嘴里。

 


#六颗小糖豆

已经超出约定碰头的时间好久了,马场拐过街角,向街边张望,远远就看到等在咖啡馆露天座位里林的侧影。他笑起来,呼出口气,继续迈步向他跑去。

在看林的不止马场一个,还有后桌的男生们,犹犹豫豫的大约是要搭讪。林今天穿了件一字领的露肩短袖,长发也因为天热被盘了起来,露出那段细长的颈子和一双薄肩,白晃晃地在夏日炎阳下招摇。确实让人很难不看他,马场看到那两人起了身,微微眯起眼睛。

林突然一动,吓了走过来的男生们一跳。他大约是等得不耐烦了,双手抱臂,还翘起了腿。不是女孩子那样叠着膝盖,而是大大咧咧把脚翘到另一条腿上,俏丽的粗跟小凉鞋也翻过来。这些人过来又不说话,林不耐烦地抬眼去瞧,不客气地问,干嘛?

 

听到声音就更说不出话来了,他们原本还想搭讪可爱的女孩子一起去玩的,这怎么看也……男生们还没做出反应,震惊或嫌恶,马场已经到了。这显然就是林一直在等的人,马场一到跟前就扶住林的靠背撑着膝盖弯下腰喘气,没什么形象,却几乎把他圈在臂间,再明显不过宣布所有权的姿势。他断断续续地问,等很久、了吧?

慢死了!林伸手握拳去锤马场的头,生气地说,非常久!热死了!

男生们走开了,是震惊还是嫌恶林都不会知道,马场伸手摸摸他的头,笑说,请你吃冰淇淋呗。

 


#七颗小糖豆 

林还是第一次看到马场抽烟,比起他居然抽烟这件事,林更好奇的是,好抽吗?

马场抬手揉揉他的脑袋,笑说,你不会喜欢的。

可他越是这么说,林越是好奇。男孩子,即使爱漂亮如林,也还是会被抽烟喝酒这种事莫名吸引,仿佛这些也是男孩们成长为男人的必要关卡。林说,我也想试试。说着还去扒马场拿烟的手。

好好好,马场应着,手却并不泄力。他低头又吸一口烟,呼出一半,搂了林的腰将剩下的渡过去。

它不温柔,霸道得呛人,侵略城池一般充斥他的口腔,辛辣却叫人酩酊。尼古丁也会醉人吗,林恍惚地想,还是因为马场呢。

林被亲得快呼吸不过来了,马场才稍稍放他去喘息,他看着他,贴在他唇上问道,喜欢吗?

 

那之后林再也没有提过要抽烟这件事,至于喜不喜欢,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。

 

#八颗小糖豆

林接过衣服没有多的话,只吐槽了一下马场选内衣的品味,就麻利地开始脱衣服。

接着问题就来了,车里空间实在太小,两个男人根本展不开手脚,一伸手一抬脚就会碰到。马场还是个一米八的大高个儿,林被他挤得烦死了,马场的小红车也被他们折腾得晃来晃去。林别着手扣内衣扣子,怎么也扣不上。马场见状问道,要我帮忙吗?

你会弄吗?帮我一下吧。

马场接手他的内衣带,是自己挑选的樱花粉,和林的白嫩肤色很搭。可他背上却并不是一片白净,还有一道道浅色的伤痕,曾经绽开的皮肉已经长好,伤口结痂脱落,露出新长出的嫩肉。那嫩肉没有经历过伤痛,较原本的肤色浅些,那么叫人心生保护,又生出那么异样的性感。这模样让马场很想亲一亲他的伤痕,亲吻过他每一道曾经经受的苦痛与新生。

 

车里面太小了,还晃来晃去的!林碎碎念着向马场抱怨道,一点都不好换衣服。

马场听话突然笑起来,手上替他扣好卡扣,说,这时候要是有人来敲玻璃就不得了了。

林不解地回过头看他,问,哈?为什么要来敲玻璃?

话音刚落真的有人来敲玻璃。林吓了一跳,马场自己的裤子刚换好,衬衫还敞着怀,他紧急拿来自己的西装外套兜头朝林盖过去,发动车就往前开。

林缩在马场的外套里不知道该不该探头,他裙子还没穿呢,这样可没法见人。他心还惊着,怯怯藏在外套下,从小缝里去看马场,紧张地问他,怎么会有人来敲玻璃?他干嘛啊?

马场看他一眼,笑道,换个地方再告诉你。

 

那车一路往更荒凉处开去。



#九颗小糖豆

做好早饭的马场听到卧室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抬头就看到林揉着眼睛走出来,一脸没睡醒的迷糊样儿,还光着脚。

说了多少次春天也要穿拖鞋。马场叹口气,念他道,光脚踩在地板上会感冒的。

可我没看到拖鞋……林说得理直气壮,打着哈哈欠径直走到马场面前。马场伸手接住他,他就转身踩上马场的棉布鞋面,背靠着马场让他抱着走。

因为你昨晚是从那边上床的啊,拖鞋当然也在那边。

嘴上是这么唠叨,但马场还是让他踩在自己拖鞋上搂着他去洗漱。

 

站在洗手池前,马场看着镜子里水獭那样叠着的林和自己,突然觉得好笑。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姿势啊,结果这个春天的早上已经做了很多次了,还做得这么自然。林每次不穿鞋就蹭过来,自己也总是伸手接住他。

林不知道马场在想这些,也不觉得这姿势哪里奇怪,明明很方便。他洗完脸,把毛巾挂好,看着镜子里的马场眨眨眼睛,而后在他手臂间扭身抬手勾过他的脖子,要他低头,自己再仰起头,给他一个带着薄荷味道的早安吻。

早上好啊,马场。

 


#十颗小糖豆

烟火大会结束后,夜空又恢复宁静。城市灯光的寂寥让人们立刻就怀念起方才绚烂的夏日烟火。

今年的烟火终于还是放完了,今年的夏天也宣告结束了。归家的路上没有人说话,马场回味着今夜,胸中充满了满足,又莫名略有惆怅。

今夜他的情绪特别多呢。马场握了握手心里林的手,牵着他踩着路灯慢慢往家的方向走。可身旁的林却越走越慢,马场刚有疑惑,林就拽了拽他。

我的脚好痛……

马场蹲在林面前,握着他的脚分开拇指与食指,看到指缝都蹭得发红了。是啊,他突然意识到,这是林第一次光脚穿木屐,上次新年拜拜的时候好歹还是穿了袜子的。他摸摸林圆圆的可爱的脚趾,心想,林喜欢的那些连续剧,情节也不全是凭空幻想的嘛。

林翘着脚,坐在路旁的花坛上,头顶的路灯吸引了小小的飞虫,他不高兴地挥着小圆扇赶它们走,皱着眉憋着嘴。突然感觉到脚趾一软,林转回眼,马场已经放开了他的脚。他手里拎着林的木屐背过身去,说,我背你回去吧。

 

林本来没想要他背的,只是想叫他弄弄这个难穿的木屐。哪有这么娇气啊……林想着,还是爬上了马场的背。

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让他背了。马场的背很宽也很稳,除了马场,林还从没被人这样背过。他伸手臂亲昵地环着马场的脖子,探头在他脸上亲一下,再伏回他背上安心地闭上眼。

闭上了眼,那路灯也好似成了朦胧的无声的烟火。林轻轻地说,我好困哦。

你几岁啊。马场笑起来,又说,我们很快就到家了。

嗯。

 


#前三颗小糖豆戳:

一颗小糖豆

两颗小糖豆

三颗小糖豆


感谢阅读~


评论(12)

热度(37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