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ffee

微博@一块太妃糖
你不要不开心,我下碗豚骨拉面给你吃啊

[博多/马场林]milky babie

#时间线第二卷之后

 

马场起初只嗅到一缕香,是清爽的甜蜜柚子,蜜中带一点点适合夏日的调皮的酸。

 

这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味道,此刻却怎么也捉不住,混沌的思绪连同视野一起,让他深受吸引又一片茫然。

他深深吸一捧香在肺里,从果甜中到尝一丝奶味。

那一丝味道勾得他又探近一些,于是奶味就越来越浓地漫出来,那香气也终于有了具象。浅黄的果皮颜色被奶白包裹着,白得发亮,就像谁的发色一样。

 

愈是近那奶白就愈是浓稠,缓慢流淌,再动不得了就成了奶油一样。又变成软乎乎白绵绵的纸杯蛋糕,小小一枚,奶油堆得要歪倒那样,顶端还撒上甜蜜的柚皮丝做点缀。

这看起来太甜了,是咬一口就会蛀牙那种甜度。马场从不吃那么甜的东西,但他现在就是很想要。

牙齿坏掉也顾不上,只想把这个奶味儿的小甜心一口吞掉。

 

马场张开嘴,鼻子突然痒起来,一个忍不住的小喷嚏把他从梦中唤醒。原来是林的头发弄得他痒,但也怪马场,是他自己梦中糊里糊涂蹭乱了林的头发。

他原本是从背后搂着他睡的,那个发甜的奶味儿的梦诱※惑他从林身后穿过他的长发,嗅到他颈间。于是马场睁开眼就看到林的侧脸,白白的,倒是和梦中的奶油蛋糕有几分像。

马场困顿地眯着眼睛笑起来,对着还在睡梦中的人轻声呢喃道,原来是你啊。

 

破案了,果香是洗发香波的味道,林上个月就换了。至于奶味儿,就说不清是从他身上哪里散出来的了。

金色的发丝被马场蹭乱了拂在林脸上,是奶油上那一丝丝的甜柚子皮。马场伸手轻轻将它们捋到脑后,低头在他脸颊上亲一口,果然奶味十足。

他又亲一口,用了些力,林的脸蛋都被亲得软软陷下去。

虽然刚刚过了二十岁,是大人了,不过这张脸蛋还是孩子的脸蛋。

 

所以这样的孩子挥不动武士刀也情有可原,可那样实在太危险了。

如果他是像榎田那种身体瘦弱却不必出面,只待在暗处动用脑子里的核弹的那种人,马场也不至于那么紧张。

偏林是个行动派,行动中什么突发状况都会有,并不是每次都能用上趁手的武器。作为刀尖舔血的杀手,即使林够灵敏够快速,可他在力量上确实弱。万一下次又遇到特殊情况……马场不允许那种情况再一次变成危险的特殊情况。所以他开始带林锻炼肌肉,还订了每日鲜奶给他补充蛋白质。

 

每日鲜奶是营养丰富的学生款,大人林觉得丢脸,一见到就要嘟嘴巴,却还是乖乖每天在喝。

他喝得嘴巴一圈白,也把自己喝成一身奶味儿还不自知。

 

可那个不是不加糖的纯牛奶吗,为什么有这么甜呢。他闻起来简直像在糖霜里打了滚的小奶猫一样。

马场埋首在林颈间蹭,也嗅他,扇动的鼻翼喷出湿热的气。他心想,不知道他尝起来是不是也又奶又甜。

硬※挺的鼻梁顶得林下巴仰起,他在睡梦中轻轻地哼,露出一段白如软玉的颈子。

这个姿势就太糟糕了,不仅仅是毫无防备,简直是任人宰割那样的乖顺。

没有吃到梦中的奶味儿小甜心的马场牙尖发痒,决定不客气地尝一尝怀里这个。

 

 

林从前睡眠很浅,只有背靠着冰冷却坚硬的墙壁才敢放心入睡。但现在不是了,没有比马场的气息更让人安心的了。尤其是背靠在他硬实却温暖的胸膛,就是在电闪雷鸣的夜里,林也不会惊醒。所以马场这样折腾他,他只是哼哼着翻个身,就又投进他怀里了,还把另一边白颈子也露出来给他。

林没醒来,倒是做了一个自己是奶茶里那些粘粘珍珠的怪梦。梦里被人啄个不停,又一颗一颗吃掉,还有点痛呢。结果到了早上才发现哪里是梦,全是马场干的好事。

他又仰起颈子了,不过是在往颈子上那一处处红痕点粉底液。吻痕就算了,居然还有个牙印,好在只是印子,没有真的破皮。

大夏天又不可能穿高领,而且今天是练球日,林才不要顶着这些出现在朋友们面前,只有涂点东西遮一遮。

他皱着眉边拍匀粉底液去盖马场留下的痕迹,边没好气地问他,你昨晚是梦到在啃牛排吗?

 

又是那个诱人的糟糕的姿势,哎呀真是一点警觉性都没有啊……马场听话便向林走过去,靠到他身后,伸手环住他的腰。回答道,是梦到你了。

配上这样的姿势与话语,连印着“猪猪”的傻队服都成了货真价实的情侣服了。林脸上一热,想说“梦到把我吃掉了?”又直觉不对,改口要说“好热不要粘着我”。结果迟疑那一下话还没出口,马场就更进一步,低头凑近他颈间。

林一手拿着化妆品一手沾了粉底液,没法推他,只有对着镜子口头抗议道,喂!别蹭啊笨马场,我刚抹好的!

 

林别扭地向另一旁歪着肩去躲马场的嘴,可身子还被他牢牢抱在怀里,躲也躲不到哪里去。马场也歪过肩去追随他,像在陪他作调情的缠※绵的舞蹈。他看他的泛红的脸,说有什么关系,反正等会儿运动起来流汗也会掉的。

马场眯起眼睛,又说,说不定林林流汗也是牛奶味的。

林简直不想理他,这个马场怎么回事,越来越口无遮拦了。他顿了顿,忍无可忍用背去顶马场,在他怀里动来动去的。

我用的是防水的好不好,你不要再说疯话啦……这么喜欢学生奶我把今天的份让给你喝啊!

 

马场笑起来,抬手越过他的下巴捏住他乎乎的脸不许他动,捏得他两颊的软※肉都嘟起来。他侧头在林脸上亲一口,亲得他圆圆的眼睛微微闭起一只。

马场看着镜中的林说,不用,我比较喜欢你喝。

 

 

#拿不动武士刀可怎么行!马场老父亲担忧.jpg

#亲脸就超宠,啊……


感谢阅读。

评论(27)

热度(428)